网站首页 正规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资讯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手机版 网站地图

券商报告发了42期!洛阳银行上市辅导“长跑”超7年去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全部计入不良

2019-06-25 13:26:31

每经记者胡琳每经编辑廖丹

近期,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又披露了洛阳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报告。这期辅导工作报告已经是第四十二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证券与洛阳银行签署辅导协议已有将近8年的时间。中信证券于2012年5月取得证监会河南监管局的辅导备案受理函,从那时算起,改上市辅导也有7年之久。

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增速超过10%,但因营业支出的大幅增加的缘故,导致其净利润大幅减少。洛阳银行在年报中指出,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超过40%是因为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增加的原因。

此外,目前监管部门对不良贷款偏离度的关注加大,要求欠息90天以上贷款五级分类状态全部计为不良。但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五级分类。

近期,中信证券披露了洛阳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报告。

报告显示,目前,洛阳银行尚有部分自有物业未取得房屋所有权和/或土地使用权证,部分租赁物业存在租赁合同未办理房屋租赁备案等瑕疵。辅导机构已督促其逐步整改。

同时,中信证券将督促洛阳银行持续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协商,加快推进土地、房产等权属证明的办理工作,继续推进租赁物业的规范工作。目前,洛阳银行尚有部分外部批复文件未取得,辅导机构将协助发行人加强监管沟通,及时取得相关批复。

《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显示,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前,应当对发行人进行辅导,对发行人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法定代表人)进行系统的法规知识、证券市场知识培训,使其全面掌握发行上市、规范运作等方面的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则,知悉信息披露和履行承诺等方面的责任和义务,树立进入证券市场的诚信意识、自律意识和法制意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证券与洛阳银行签署辅导协议已有将近8年的时间。中信证券于2012年5月取得证监会河南监管局的辅导备案受理函,距今也有7年之久。

《管理办法》指出,保荐业务尽职调查制度、辅导制度、内部核查制度、持续督导制度、持续培训制度和保荐工作底稿制度的建立情况。而中信证券最新一期报告已经是第四十二期了。

公开资料显示,洛阳银行的前身为洛阳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5月更名为洛阳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3月更名为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资产总额为2534.16亿元,同比增加9.33%;负债总额为2331.11亿元,同比增加9.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增速超过10%,但因营业支出的大幅增加的缘故,导致净利润大降近4成。

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收72.16亿元,同比增加10.66%;营业支出为49.89亿元,同比增加89.70%;实现净利润17.47亿元,同比减少40.71%,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为14.83亿元,同比减少45.5%。

洛阳银行在年报中指出,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超过40%是因为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增加。

目前,监管部门对不良贷款偏离度的关注加大,要求逾期90天以上贷款应全部计为不良。但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五级分类。

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逾期贷款合计56.97亿元。除逾期三个月以内贷款外,按照监管要求洛阳银行应计入不良贷款的逾期贷款为25.80亿元。

根据原银监会印发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商业银行应将贷款划分为五类,包括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其中后三类统称为不良贷款。

据此,洛阳银行披露的不良贷款额为24.82亿元,小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总额。

再从不良贷款率来看,如若按照监管要求,洛阳银行不良贷款率应为2.89%,而洛阳银行年报所披露的不良贷款率为2.78%。这也说明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完全计入不良贷款。

同时,保持资产流动性是银行的经营目标之一,也是银行持续生存的根本。但从洛阳银行的现金流情况来看并不乐观。

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来看,2018年洛阳银行由正转负。其中,2018年,该行吸收存款净增加额不足2017年的一半。

洛阳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7年236.55亿元的现金流量净额转为2018年-32.49亿元。从现金流量表分析看来,2018年洛阳银行经营活动现金流入较2017年减少249.16亿元,同比减少48.64%。值得一提的是,从现金流量表来看,洛阳银行吸收存款能力变弱,2018年该行吸收存款净增加额仅为73.66亿元,较2017年减少50.3%。

2017年,该行投资活动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2018年在2017年数据基础上进一步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银行筹资活动产生/(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2018年该数据为124.17亿元,而2017年为-97.56亿元。

其中,该行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大幅增加是该行筹资活动产生/(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的主要原因。2018年,该行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为557.25亿元,同比增加117.29%。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近期,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证券”)又披露了洛阳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报告。这期辅导工作报告已经是第四十二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证券与洛阳银行签署辅导协议已有将近8年的时间。中信证券于2012年5月取得证监会河南监管局的辅导备案受理函,从那时算起,改上市辅导也有7年之久。

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增速超过10%,但因营业支出的大幅增加的缘故,导致其净利润大幅减少。洛阳银行在年报中指出,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超过40%是因为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增加的原因。

此外,目前监管部门对不良贷款偏离度的关注加大,要求欠息90天以上贷款五级分类状态全部计为不良。但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五级分类。

近期,中信证券披露了洛阳银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报告。

报告显示,目前,洛阳银行尚有部分自有物业未取得房屋所有权和/或土地使用权证,部分租赁物业存在租赁合同未办理房屋租赁备案等瑕疵。辅导机构已督促其逐步整改。

同时,中信证券将督促洛阳银行持续与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协商,加快推进土地、房产等权属证明的办理工作,继续推进租赁物业的规范工作。目前,洛阳银行尚有部分外部批复文件未取得,辅导机构将协助发行人加强监管沟通,及时取得相关批复。

《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显示,保荐机构在推荐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前,应当对发行人进行辅导,对发行人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或者其法定代表人)进行系统的法规知识、证券市场知识培训,使其全面掌握发行上市、规范运作等方面的有关法律法规和规则,知悉信息披露和履行承诺等方面的责任和义务,树立进入证券市场的诚信意识、自律意识和法制意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信证券与洛阳银行签署辅导协议已有将近8年的时间。中信证券于2012年5月取得证监会河南监管局的辅导备案受理函,距今也有7年之久。

《管理办法》指出,保荐业务尽职调查制度、辅导制度、内部核查制度、持续督导制度、持续培训制度和保荐工作底稿制度的建立情况。而中信证券最新一期报告已经是第四十二期了。

公开资料显示,洛阳银行的前身为洛阳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5月更名为洛阳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3月更名为洛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资产总额为2534.16亿元,同比增加9.33%;负债总额为2331.11亿元,同比增加9.2%。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增速超过10%,但因营业支出的大幅增加的缘故,导致净利润大降近4成。

2018年,洛阳银行实现营收72.16亿元,同比增加10.66%;营业支出为49.89亿元,同比增加89.70%;实现净利润17.47亿元,同比减少40.71%,归属于该行股东的净利润为14.83亿元,同比减少45.5%。

洛阳银行在年报中指出,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超过40%是因为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增加。

目前,监管部门对不良贷款偏离度的关注加大,要求逾期90天以上贷款应全部计为不良。但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进行五级分类。

截至2018年末,洛阳银行逾期贷款合计56.97亿元。除逾期三个月以内贷款外,按照监管要求洛阳银行应计入不良贷款的逾期贷款为25.80亿元。

根据原银监会印发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商业银行应将贷款划分为五类,包括正常类、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其中后三类统称为不良贷款。

据此,洛阳银行披露的不良贷款额为24.82亿元,小于逾期90天以上贷款总额。

再从不良贷款率来看,如若按照监管要求,洛阳银行不良贷款率应为2.89%,而洛阳银行年报所披露的不良贷款率为2.78%。这也说明洛阳银行并未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完全计入不良贷款。

同时,保持资产流动性是银行的经营目标之一,也是银行持续生存的根本。但从洛阳银行的现金流情况来看并不乐观。

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来看,2018年洛阳银行由正转负。其中,2018年,该行吸收存款净增加额不足2017年的一半。

洛阳银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从2017年236.55亿元的现金流量净额转为2018年-32.49亿元。从现金流量表分析看来,2018年洛阳银行经营活动现金流入较2017年减少249.16亿元,同比减少48.64%。值得一提的是,从现金流量表来看,洛阳银行吸收存款能力变弱,2018年该行吸收存款净增加额仅为73.66亿元,较2017年减少50.3%。

2017年,该行投资活动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2018年在2017年数据基础上进一步扩大。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银行筹资活动产生/(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2018年该数据为124.17亿元,而2017年为-97.56亿元。

其中,该行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大幅增加是该行筹资活动产生/(使用)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的主要原因。2018年,该行发行债券收到的现金为557.25亿元,同比增加117.29%。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3日电(董文博)截至4月末,A股35家上市券商2019年一季度财报悉数亮相。整体来看,相较于“跌成狗”的2018年,券商今年首季业绩用“生猛”来形容真真不足为过。

中新经纬客户端梳理发现,今年一季度35家A股上市券商累计实现营业收入976.64亿元,同比大增51.3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归母净利”)377.89亿元,同比大增86.59%。

一季度14家券商净利同比增超100%

A股自今年以来持续上涨,1-3月期间,沪指一路从2440.91点攀升至3129.94点,区间累计涨幅达23.93%;Wind主题行业券商指数涨势更是迅猛,一季度涨幅达67.39%。火爆的A股也让背靠资本市场吃饭的上市券商赚的盆满钵满。

数据显示,报告期内,排名前12位的上市券商归母净利规模均超过10亿元,领头羊中信证券以42.58亿元居于首位,也是一季度唯一一家盈利超40亿元的上市券商。海通证券、国泰君安分别以37.70亿元、30.06亿元居于第二、第三位。

从归母净利同比增幅来看,所有上市券商一季度均实现正增长,也就是说报告期内上市券商盈利能力较2018年同期有所提升。其中有14家增幅超100%,除了海通证券、国信证券两家大型券商外,其余均为中小券商;增幅最亮眼的是太平洋证券,今年一季度3.55亿元的归母净利相较于2018年首季0.05亿元的盈利,大增6657.33%!

营业收入方面,报告期内有且仅有一家营收过百亿的上市券商,同样为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以99.54亿元的营收位居第二;广发证券超越国泰君安跻身前三,首季实现营收68.39亿元。

从营收同比增速来看,东方证券、兴业证券、西部证券、东北证券、华安证券、太平洋证券6家超100%。此外,华林证券一季度实现营收2.15亿元,较2018年同期水平微降1.41%,成为唯一一家营收增速下滑的上市券商。

13家券商去年净利不敌今年首季

与一季度业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35家上市券商业绩在2018年集体“沦陷”。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A股券商累计实现归母净利润583.78亿元,且报告期内各券商归母净利增速集体下滑。参考2018年日赚8.16亿元的“宇宙超级大行”工商银行,583.78亿元对其来说,仅需71.54天就能全部赚回来!

中信证券稳坐头把交椅,但归母净利同比下降17.87%至93.90亿元。这意味着,去年没有任何一家上市券商的盈利超百万。

归母净利同比降幅最大的为太平洋证券,该券商在2018年巨亏13.22亿元,同比下降1239.66%,其也是同期唯一一家亏损的上市券商。

光大证券紧随其后,2018年归母净利同比下降96.57%。光大证券表示,2018年受宏观经济下行和资本市场深幅调整双重压力影响,证券行业发展步履维艰,行业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存量竞争甚至减量竞争的特征。

券商报告发了42期!洛阳银行上市辅导“长跑”超7年去年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全部计入不良

对比来看,最惨的是,有13家上市券商2018年全年的归母净利竟然没有今年一季度的多!除太平洋证券外,其余12家分别为:光大证券、东方证券、兴业证券、长江证券、东吴证券、西部证券、东北证券、西南证券、第一创业、山西证券、国海证券、中原证券。

看好券商板块投资价值

进入4月,A股市场维持调整,21个交易日内沪指收出12根阴线,并在4月22日-4月29日期间连跌6日。而在4月最后一个交易日(4月30日),沪指收涨0.52%,但并未站上3100点。

申万宏源指出,目前市场处于热点退潮,新热点没有出现,同时政策利好兑现后的消息真空期,市场观望情绪浓重。综合判断,市场短期进入调整期,以寻底企稳为主;中期上升趋势不变,节后行情值得期待。

对于券商行业,中泰证券认为,受益于一季度市场回暖,券商业绩整体亮眼,科创板受理、问询稳步推进,证券法迎来三审,资本市场改革有望持续推动券商行业转型发展,直接融资重要性提升背景下,龙头券商竞争力有望持续增强,持续看好。

长城证券同样指出,科创板正在快马加鞭赶来,券商扮演重要角色,以券商为代表的金融+金融科技是未来资本的重要主线,坚定看好券商板块的长期投资价值。

民生证券表示,在市场环境改善的情况下,券商经纪业务、自营业务将持续改善,业绩增长可期。科创板首批预计会在6月-7月落地,再融资等方面也将持续松绑,可直接带来券商投行业务增量。(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本文来源: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ID:quanshangcn),作者:段久惠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部分区域不良率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中小银行业绩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部分区域不良率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中小银行业绩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来源: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部分区域不良率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中小银行业绩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部分区域不良率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中小银行业绩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部分区域不良率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中小银行业绩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港股01988)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称。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区域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造成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净利增速分化。

不良率“北高南低”

截至目前,12个盛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其中最低数据来自北京,为0.34%;其次是上海,为0.78%;最高数据来自吉林,达4.28%;其它不良率相对较高的地区有山西、黑龙江、青岛,具体数据依次为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区,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同步持平或有所下降,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实现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同比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的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600016)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记者。

近年来,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的“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

例如东北地区,《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诸多问题。

不过这些问题似乎在2018年得到缓解。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吉林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相比有所下降;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金融办披露数据显示,该省截至去年8月末不良率为4.86%。

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明显改善。不过,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不良认定趋严

数据显示,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但上海比上年上升了0.21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则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地区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会有新增不良贷款。”温彬评价称。

另一位华东地区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不良率的回升也和“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有关。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层要求各地银行在2019年6月末之前必须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的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其中,环渤海地区、河南盛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更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元,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展望2019年,上述华东地区上市城商行高管表示,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仍将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区域银行净利增速分化

中小银行承压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银行业净利润增长情况。

“银行业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是受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的影响,如江苏地区8家上市银行中,有数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加大了拨备计提。

“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导致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4%,但具体来看,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分别增长50.74%、-325.46%、-37.86%和-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八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剑”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称,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文/段久惠

连日来各地区的银行业2018年经营数据及信用风险数据相继披露,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记者统计盘点发现,整体来看,目前12个地区银行业公布数据仅两地不良率同比有上升,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

“区域银行业的资产质量水平,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产业结构、转型力度、银行机构对自身不良资产的核销与处置等都有关系。”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具体来看,区域不良率“北高南低”态势延续,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给部分银行尤其是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带来较大的不良资产核销压力;不少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去年下半年以来集中处置不良,也带来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反弹上升。

同时,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也带来区域银行业净利增速分化,江苏、广东等地净利增速环比放缓,这之中尤其是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水平较高、业绩承压。

从各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看,多地资产规模增速放缓,银行同业资产和表外业务规模较上年持续下降,在监管倡导下,更多资金支援实体经济和民营小微。

展望2019年,华东地区某上市城商行高管仍然看好随着资产质量夯实、银行业向上发展,“随着大数据系统改进、社会征信水平大幅完善,恶意逃废债的机会成本和条件大幅提高;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债券违约等信息更加公开透明可穿透,都会反向推动银行业完善提高风险控制管理水平。”

截至目前,12个省份和直辖市已公布区域内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最低的来自北京市不良贷款率0.34%、其次是上海0.78%,而这之中最高的吉林省不良率高达4.28%,其它不良贷款率相对较高的山西、黑龙江、青岛依次是3.04%、2.2%和1.87%,相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的水平,不良贷款率“北高南低”之势明显。

尽管同比上年,东北、西部、环渤海区域银行业不良率已均持平或有所下滑,比如山西省银行业连续两年不良“双降”,去年不良率3.04%、比上年下降了0.47个百分点;但放在全国来看仍处于高位。

“仅静态地以某一个时期不良率判断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未必全面,但中西部、华北等地的产业结构中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占比相对较高,不良率确实相对会较高。”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

尤其是在供给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深化改革、环保压力持续的背景下,作为地区经济“晴雨表”之一,金融机构的经营压力加大。比如东北地区,吉林省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余额815亿元,不良率4.28%,与2017年末的4.31%有所下滑。黑龙江不良贷款率3.24%,比年初下降0.09个百分点;辽宁省金融办披露数据,去年8月末全省不良率为4.86%。

《吉林省金融运行报告》将该省2017年信贷资产质量有所降低的原因归因于受区域产能过剩行业贷款质量向下迁徙;辽宁省银监部门在2017年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也表示,单体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对整个辽宁地区企业的信用带来很大冲击,辽宁省金融办去年8月末公开提及省内农信社等不良率高、资本充足率低以及经营困难等。

不过整体来看,银行业去年资产质量较上年有所改善,同时,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有两大变化值得注意:一是,华东部分外向型经济发达地区的不良率同比略升;二是,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认定口径的监管新政推进,带来各地区银行业不良率分化,部分省份不良率有所反弹。

首先来看,东北、华北、西南地区不良率水平尽管相比较高,但同比均有下滑或持平;相比之下,江苏、上海等地不良率维持较低水平1.21%和0.78%。具体来看,江苏地区不良贷款余额1429.3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130.25亿元;不良贷款率1.21%,比上年末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上海银保监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较上年末增加0.21个百分点。

可以注意到,江苏、上海两地产业结构中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小微民营企业主体占比较高,“东南沿海区域经济结构有所不同,在高层倡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区域金融机构一方面要支持民营小微,另一方面要坚持去杠杠、调整信贷结构、有序退出,肯定也会发生对不良贷款的风险控制。”温彬评价称。

另外一个原因,一位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告诉记者,是“逾期90天以上不良贷款的认定口径趋严。”此前,证券时报记者也曾报道,监管要求各地银行2019年6末之前必须将90天以上逾期划为不良,不得再划为关注类贷款;在数月之前,陕西、上海两地银监部门即明确“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计入不良”并列出了具体时间表。

不过,仅以A股、H股市场45家上市银行去年半年报公布数据来看,合计有16家银行去年6月末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值高于100%,这之中,尤其以环渤海地区、河南省、江西省及黑龙江省部分银行比值较高、面对监管新政压力较大。

从目前已公布数据的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变化来看,这一监管新政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区域银行资产质量情况分化明显。广西银行业自去年二季度开始不良率猛增,不良贷款余额从去年一季度末的434亿元激增至三季度末的924.38亿,去年一季度至三季度不良率分别为1.79%、3.71%、3.57%,年内不良率翻番;邻省贵州地区不良则实现“双降”,截至2018年末,该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480.92亿元,比年初下降69.74亿元;不良贷款率1.94%,比年初下降0.69个百分点。

目前,已有江苏、广东、黑龙江、吉林和青岛五地公布了去年的银行业利润增长情况,青岛地区账面利润负增长,为-6.1%。“行业感觉去年整体盈利水平不错,现在的银行除了做传统对公业务,还会拓展网络金融、发展小微和消费金融等相对高收益业务来反哺机构,并更有能力去核销不良、做大规模。”上述华东上市城商行高管分析。

东北两省全年净利增幅表现亮眼,黑龙江地区净利润增速居第一位,同比上年增长28.7%,不过其去年前三个季度其净利润增速还为负数,分别为-9.2%、-8.9%、-6.2%,2017年全年净利润增速为-27.8%;同时吉林地区净利润也出现好转,全年净利润增速达6.4%,2018年前三个季度分别为-2.11%、2.30%、-1.08%。

相比之下,广东和江苏地区银行业全年净利润增速较前三季度增速有所放缓,全年分别为14.17%、14.45%,而前三季度为20.20%、16.86%。事实上,这或仍是上述不良贷款口径认定趋严影响,如江苏地区上市银行多达8家,在2018年业绩快报数家银行加大了拨备计提。“不少银行在2018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集中进行不良贷款处置,以消除潜在信用风险、夯实资产质量,但也因此,预计不少银行年报利润增速会放缓甚至下滑。”华南某大型券商的资深金融分析师向记者解释。

这之中,中小银行不良率处于相对较高水平,资产质量面临着更大的压力。截至2018年末,江苏省政策性银行、大型银行、股份行、城商行的不良贷款率都在1%左右,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比例略高,为2.6%。此前有多地监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当地中小银行的不良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基本处于3%以上。

吉林省银行业去年全年净利润比上年增长6.4%;但具体来看,这之中,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去年净利润同比上年增长50.74%、—325.46%、—37.86%、—38.42%,省内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经营情况分化显著。

“银行的客户对象中仍以国企、公务机关事业单位为主体,而在银行体系里,大中型银行资产规模占比超8成,总体来看银行业的经营水平仍然趋向稳健。”上述华东某上市城商行高管评价,具体到各家银行的盈利水平,除了考虑资产质量之外,核心还是取决于各家银行的风控策略和经营能力。

来源:券商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原标题:12省市银行业不良率见高下:

【正规配资平台】股票配资行业规模最大、平台最正规、注册资金18亿美元,我们是唯一正规配资官网公司,为您打造安全、快速的股票配资平台。 广告联系qq:2714838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