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正规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资讯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公牛IPO节点涉10亿诉讼两实控人3年分红33亿元!

2019-06-27 14:26:40

公牛集团称,若专利诉讼被裁定侵权,将对公司经营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等待了7个月,“插座一哥”公牛集团冲刺A股的进程终于有了新动向。5月23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公牛集团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48.87亿元。更新后的招股书还显示,公牛集团在闯关的关键节点遭遇专利诉讼,涉及金额9.99亿元,相当于其2015年全年的归母净利润。

实际上,公牛集团并不“差钱”。2018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录得90.65亿元,净利润录得16.77亿元。此番募资,是核心产品转换器不好卖了,还是公牛“另有所图”?

公牛集团还有另一动作十分惹眼。阮立平、阮学平两兄弟为公司实控人,而公牛集团在IPO之前,阮氏兄弟在三年内突击分红33.4亿。此外,公牛集团的股权结构图显示,该公司实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阮氏帝国”,其家族控股超97%。

据了解,此次闯关IPO,公牛集团的保荐机构为国金证券,其他中介机构包括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和天健会计师事务所。

转换器毛利率低,公牛募资为新业务?

公开资料显示,公牛集团成立于1995年,靠做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起家。目前,该公司产品主要包括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等电源连接和用电延伸性产品。

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近三年的业绩“抢眼”。2016-2018年三年间,公牛集团实现营业收入53.66亿元、72.4亿元、90.65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07亿元、12.85亿元和16.77亿元。

从数据上看,公牛集团似乎不差钱。为什么公牛集团迫切希望上市呢?

招股书披露,公牛集团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为48.87亿元,募集资金除了投资于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等核心产品外,还将投资于LED灯生产项目、研发中心及总部基地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等。这意味着,公牛集团募资不仅是要支撑其转换器业务,更重要的是业务架构的调整。

根据情报通提供的数据,2017年公牛集团的转换器在天猫相关产品线上市场的占有率为63.14%,排名第一;墙壁开关插座产品线上市场占有率为21.06%。

但仅靠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的市场占有率,能否支撑起公牛业绩持续增长?事实上,从2017年起,公牛集团出现了净利润与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下滑的情况:2017年,公牛集团净利润为12.01亿,同比下滑1%,公牛集团对此解释为主要受毛利率下降的影响;同期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11.64亿元,上年同期数据为17.7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至2018年,公牛集团转换器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不断收缩,从2015年的70.32%缩减到2018年的53.59%。同时,转换器的毛利率也在不断下降——2016年至2018年,转换器的毛利率分别为44.86%、33.37%和33.26%。墙壁开关插座的毛利率也在下降,2016到2018年,墙壁开关插座的毛利率分别为49.94%、49%和46.74%。

2014年,公牛集团进入LED照明领域,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7.41亿元;2016年,该公司进入数码配件领域,并于2018年取得销售收入2.77亿元。

目前,两个新领域的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不高,2018年仅为8.19%和3.06%,但收入增长变动远超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2018年,LED照明的收入增长率为130.38%,数码配件的收入增长率为63.97%。

家族成员持股超97%,存在关联交易

“插座巨无霸”公牛集团的家族企业氛围浓厚。公开资料显示,阮立平和阮学平为公牛集团共同实际控制人。

招股书披露,阮立平、阮学平合计持有公司股权95.876%,二人的姐妹阮亚平、阮小平及阮幼平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权0.754%。在公牛集团的股权结构中,阮氏家族共持股97.15%,拥有绝对控制权。

按照此次募资额48.87亿元对应10%的股权来看,成功上市后,阮氏家族的控股权依旧高达87%。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书,阮立平妻弟潘敏峰的配偶徐奕蓉和阮立平的外甥女蔡梦淑作为名义股东,分别代持秋美贸易各50%的股权;阮亚平之女虞岚和潘敏峰同样作为名义股东分别代持星罗贸易各50%的股权。目前,这两家公司已成为公牛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此外,还有多位阮氏亲属间接持有公牛集团股份。

公牛集团还存在不少关联交易。自2016年开始,杭牛五金成为公牛集团前五大客户之一。2016年至2018年,公司对杭牛五金的销售额分别为5203.04万元、7373.94万元和7690.90万元,同一时期,杭牛五金在公司前五大客户中分别位列第五、第四和第五。

杭牛五金由阮立平的妻弟潘晓敏及其配偶控制,两人还控制着公牛集团的另一重要客户亮牛五金。

阮立平“连襟”蔡映峰的亲家于寿福个人100%控股的牛唯旺贸易,与公牛集团在2018年发生关联交易1677.56万元。

同时,公牛集团还向关联方进行采购,2017年向阮立平母亲陈菊英弟弟控制的圣保龙电器、陈菊英妹妹控制的高品塑料、阮立平姐妹控制的超润电器共采购商品数额达到3.88亿元,其中与超润电器的交易额为3.18亿元。目前,超润电器已经注销。

3年急分33亿元,IPO闯关节点遭诉讼

财务数据显示,2016到2018年,公司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17.79亿元、11.64亿元、19.10亿元,然而公司账面上的现金却并不多,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牛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余额为2.18亿元。

这是由于公牛集团分红非常“大方”。

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近50%;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8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41.54%;2017年,公司净利润下降,却一口气现金分红22.5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5.48%。3年累计分红33.4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6%以上。

一位投行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IPO前突击分红,虽然不合理,但法规上没有规定(不可以这么做)。另外,公司的融资必要性也存疑,会有圈钱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IPO的关键节点,公牛集团却因涉嫌专利侵权被提起诉讼。据悉,2018年12月,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领科技”)对公牛集团提起了诉讼。公牛集团在最新的招股书中披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存在作为被告的专利诉讼,其中与通领科技有关的诉讼涉及一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该案的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9.99亿元,这一数额相当于公牛集团2015年全年的归母净利润。

公牛集团表示,经公司检索、比对分析,公司产品与涉诉专利有多个技术特征不一致;同时,原告主张的涉案专利所指的技术存在被宣告无效的可能性,公司已向专利复审部提起涉诉专利的无效请求。

知识产权专家张苏艳告诉新京报记者,公牛因专利纠纷被索赔近10亿元,这是目前该领域标的额最大的案件。据了解,公牛公司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起涉案专利无效的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于涉诉的无效案件,往往会加快审理速度。

针对公司诉讼的相关进展等问题,新京报记者致电公牛集团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有人接听。

通领科技这一纸诉讼,是否有意“阻击”公牛集团上市?对此,通领科技董事长陈伍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提起专利诉讼并不是为了阻拦公牛集团上市。2012年开始,通领科技就开始采集证据,最终在2018年首次递交申请。

公牛集团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除了通领科技,公牛集团还涉及其他专利诉讼。企查查显示,公牛集团还有其他4起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

在冲击IPO的关卡,陷入近十亿的专利纠纷案,对公牛集团上市会有什么影响,目前尚不明了。不过,在IPO排队期间出现专利诉讼最终导致上市失败的案例早已有之。2017年,永安行由于与美籍华人顾泰来的专利纠纷,IPO之路被迫中断3个月之久。除此之外,因专利纠纷而影响IPO的企业,还有信利光电、苏州恒久、赛特新材等公司。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证券律师蒋思思表示,对于拟上市企业来说,所拥有的核心专利技术,也是审核部门重点审查的对象。公牛集团正在进行的涉案金额为9.99亿元的重大诉讼,相关涉案专利存在重大变化的风险,审核部门以及市场会对公牛集团的持续盈利能力持观望态度。

公牛集团亦表示,如果公司未来在上述诉讼过程中最终被裁定相关专利侵权,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新京报记者张泽炎

记者邮箱:zhangzeyan@xjbnews.com

靠卖开关插座和转换器起家的公牛集团在冲击IPO路上,因涉嫌专利侵权被同行告上法庭。

近日,国内诉讼标的最高的专利侵权案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诉讼标的高达10亿元,原告方为通领科技;被告方是国内插座行业龙头企业、正在冲刺IPO的公牛集团。

3月14日,长江商报记者联系到公牛集团,对方回应称,“公司处于IPO前的缄默期,没有办法透露更多信息,但公司方面已经在积极应诉。”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若通领科技最终索赔成功,10亿元的赔偿将是近年来涉及专利侵权诉讼中最高的金额,这一数额也几乎是公牛集团一整年的净利润。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诉讼或将对公牛集团的上市产生影响。

被索赔金额接近全年利润

一位接近公牛集团的人士对长江商报记者表示,通领科技诉称公牛集团未经许可使用的两项专利,分别是发明专利支撑滑动式安全门(专利号为ZL201010297882.4)和实用新型专利电源插座安全保护装置(专利号为ZL201020681902.3),通领科技向公牛集团主张赔偿10亿元。

公牛集团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2018年1-3月,公牛集团营业收入分别为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以此来看,上述案件赔偿额大概相当于公牛集团一年的净利润。

出手狙击公牛集团的通领科技成立于2002年,一直专注于北美市场,由于产品畅销,2004年起,以美国莱伏顿等为代表的多家竞争对手,为阻挠通领科技进入美国市场,先后发起了多场专利权诉讼。

经过2年多的艰苦诉讼,通领科技花费1.6亿元最终打赢了所有官司。外界猜测称,此次通领科技诉公牛集团侵权是想要效仿美国巨头的做法,以专利战狙击公牛集团IPO。

事实上,因为IPO排队期间出现专利诉讼导致企业最终上市失败的案例并不少见。今年1月29日,信利光电IPO上会,但随后遭到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证监会发审委的否决,其中原因之一便是公司涉及的专利侵权诉讼问题。更早之前,包括苏州恒久、赛特新材、西点药业、乔丹体育以及方邦电子等公司,均因为专利问题折戟IPO。

有券商投行人士表示,“由于专利等知识产权等往往涉及企业的核心技术和竞争力,尤其对制造业企业而言,一旦在专利诉讼中败诉,往往意味着业务很可能无法开展,并进一步影响企业经营和业绩,涉及这一块的也往往采取一票否决。”

公牛集团家族氛围十分浓厚。

招股书显示,公司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权95.876%,二人的姐妹阮亚平、阮小平及阮幼平,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权0.754%。这个持股比例保证了,即便上市之后,阮氏家族依然是绝对的主人。

此外,公牛集团董事长阮立平妻子潘晓飞曾以个人名义直接参与到了公牛集团的经营中。资料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借款期末借款余额分别为6342万元、6222.50万元、5783万元及619.45万元,总计金额高达1.9亿元。

对于此事,公牛集团称,由于部分经销商因为临时性资金周转困难暂时无法预付货款,可能会影响经销商业务的开展,为保证经销商业务的连续性,潘晓飞才向经销商提供借款。

而向经销商提供借款买货存在一定争议,导致公司业务的真实性存疑,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没有这些借款,经销商有可能难以及时从公牛集团拿货。“资金从公牛集团体外的重要关联方处流出,到了经销商处,又最终流回到集团体内。”

事实上,公牛集团已将小米列为国内最重要的竞争对手。自2015年4月,小米在市场上推出带有U**功能的插线板后,公牛插座就感受到了来自互联网的压力,也因此,公牛因此近年来拓展墙壁开关领域,转型LED照明、数码配件等领域。这些业务整体发展速度也很快。但这些行业普遍毛利率水平较低,也因此拉低了公司的整体毛利率水平。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一季度,公牛集团主营业务毛利率逐渐从四成下降到了三成左右,分别为41.63%、45.21%、37.79%和34.98%。

除此之外,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3月末,公司存货金额分别为3.90亿元、4.61亿元、9.63亿元和8.48亿元,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增长而不断增加,存货规模总体上升较快。其中,公司2017年较2016年存货金额增长了1倍多,2018年前三月存货金额接近2015年和2016年两年的总存货金额。公牛集团也在招股书中提示了存货金额较大等风险。未来如果公司产品无法及时实现销售,可能会导致存货无法及时变现,甚至出现减值情形,从而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在互联网巨头支持下的网络化、智能化插座不断面世,这对于公牛的产品有极大的威胁。此前公牛是和杂牌插座竞争,现在的竞争对手实力雄厚,公牛的优势不明显。因此,公牛需要及时调整竞争策略,加大技术含量更高、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今年全国“两会”传递出“侵犯知识产权将被严惩”的响亮声音:最高法提出,要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最高检提出,从严惩治侵犯知识产权。这令持续升温的知识产权保护,成为经济领域的最热议题之一。

近日,在“插座一哥”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公牛集团)冲刺IPO的敏感时刻,一场侵权诉讼官司猝不及防地出现了,其竞争对手江苏通领科技(简称通领科技)向其索赔10亿元。这被认为国内诉讼标的最高的专利侵权案,其中的是是非非引发市场极大关注。

面对外界质疑,通领科技董事长陈伍胜称,这10亿元赔偿额并不高,只是惩罚性的赔偿,目的是让侵权者记住教训。而公牛集团方面则表示,将积极应诉。

10亿元高额诉讼创纪录?

2018年10月,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公牛集团提交的IPO招股书申报稿,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2017年底的估值就已经达到358亿元。然而,公牛的IPO之路却并不那么畅通。近日,公牛集团遭遇了“专利狙击”,被通领科技起诉侵犯两项专利。

2019年3月初,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目前被认为是国内诉讼标的最高的专利侵权案,该案通领科技索赔金额高达10亿元。

一位长期经营专利申报服务的张女士对记者表示,10亿元的高额诉讼,可以说创下了国内专利侵权案的最高额。与此同时,现在正是公牛集团上市的关键时期,突然被曝光的专利丑闻或许会延缓上市的进度。

3月12日,通领科技公司董事长陈伍胜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涉案专利为实用新型电源插座安全保护装置,专利号为ZL201020681902.3;支撑滑动式安全门发明专利,专利号为ZL201010297882.4。涉案三大类产品:转换器插座、墙壁插座、延长线插座,共300多个型号,1700多个种类,基本覆盖公牛集团销售份额的95%左右。

对于索赔10亿依据,陈伍胜表示,根据公牛公司招股书披露,其主营产品转换器和墙壁开关插座在2015年1月—2018年3月期间共计产生毛利润67亿元,按照其披露的税前净利润率15%折算,在此期间公牛税前涉及到侵权产品产生净利润为57亿元。通领科技提出侵权赔偿10亿元,仅占公牛在此期间涉及的侵权产品税前净利润的17.5%。

此外,根据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2015年修订的标准,安全门作为强制标准于2017年正式实施,如产品不加安全门将不能获得3C认证,不准上市销售。据业内人士透露,两项专利中,其中名为支撑滑动式安全门的发明专利,提供用在插孔上的保护门,单孔受力时无法随意打开,正常接驳电器时,双个插孔同时受压,保护门才能够顺利打开。

陈伍胜表示,公牛集团生产的转换器、插座如果没有安全门装置,根本不允许上市销售,鉴于此,公牛的57亿净利润所销售的产品,都涉嫌使用了通领科技的专利技术。这10亿元赔偿额并不高,只是惩罚性的赔偿,让侵权者记住教训,远远达不到加倍惩罚赔偿的力度,更没有让侵权者倾家荡产。

通领称起诉与公牛IPO无关

对于通领科技的专利诉讼案,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公牛集团证券部,希望得到公牛集团对这起案件的看法,其证券部的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通领科技通过南京中院起诉我司关于保护门专利侵权一事,我司已有专业律师团队积极应对,相信法院会公平公正地做出判断,必要时公司会及时公布相关的进展。”

该工作人员进一步指出,公司严格按照IPO的规定向有关机关做好相应的报告与信息披露工作。不过,由于公司正处于IPO阶段的缄默期,因此,除了积极应对本次诉讼外,公司更重要的是做好自身的生产、经营。

此外,针对这一类侵权纠纷案件,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王律师对记者表示,由于对此类案件的取证过程比较艰难,从而导致案件审理过程的周期较长,公牛如果提前做好知识产权侵权风险预警分析,对相关技术方案及时进行规避,那么在冲击IPO路上,就不会轻易被竞争对手抓到把柄。

事实上,虽然相比公牛集团,通领科技的知名度不高,但在业内也颇有名气。2017年4月,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要求插线板和转换器插孔必须设置安全门,而通领科技早在2010年就申请了相关专利。

陈伍胜表示,“通领公司自2017年在市场发现公牛集团生产的转换器、插座产品涉嫌侵犯了我公司的两项专利,经过市场调查取证,技术分析、评估、专家初步论证,确定涉嫌侵权后,2018年1月份委托律师事务所开展诉前工作,并于2018年12月向南京市中院知识产权庭提起诉讼。”他还表示,对公牛集团诉讼,是根据计划推进的,与公牛IPO毫无关联。

王律师对记者介绍说,“根据过去同类的诉讼经验,走完相关程序做出明确的判决,恐怕要等待2年以上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公牛正在上市申请中,受到了不小的约束,很难对外发声解释此事。对于相关的投资机构来说,这也是不小的隐患。”

针对专利侵权纠纷案,公牛集团上述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一直重视研发和专利保护,目前拥有专利技术600多项,在本次诉讼涉及的安全门方面拥有专利约40项。

文|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饶守春

一纸诉讼,让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公牛集团”)的IPO之路增添变数。

日前,因涉嫌擅用其两项专利,正在拟IPO队伍中排队待审的公牛集团被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通领科技”)告上了法庭,并对其索赔10亿元。

3月5日,公牛集团证券部一位工作人员证实了上述诉讼的真实性,并表示目前专职律师正在处理此事,但对于案件的细节并未透露。同时,该人士表示,目前该诉讼并未对公司产生影响,但由于仍处于开庭审理阶段,后续影响目前无法评价。

公牛集团在IPO阶段遭到的专利侵权诉讼,也为目前有意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提了个醒。由于科创板定位高科技产业等方向,专利数量及含量被认为是申请企业的重要衡量标准。

历史最早可追溯至20世纪90年代的公牛集团,凭借着插座这一小物件实现了商业上的跨越,并最终在2018年9月正式启动A股上市程序向监管层正式递交IPO申请书,其拟公开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募资48.87亿元,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的投资项目建设。

天眼查信息显示,通领科技则成立于2012年12月,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和销售商用、民用电气开关和安全插座的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已授权的美国发明专利14项,加拿大发明专利4项,国内三项专利69项。

本次诉讼中,通领科技认为公牛集团未经许可使用了通领电器两项专利,分别为专利号ZL2010297882.4的发明专利和专利号ZL2010681902.3的实用新型专利,并要求法院判定公牛集团立即停止侵权,并作出10亿元的经济赔偿。

公牛集团一位证券部人士对21世纪资本研究院表示,2018年12月25日公司方面收到了法院发来的文件,知悉了这一诉讼情况,随后即安排专职律师处理此事,鉴于目前仍处于开庭审理阶段,具体情况暂时不便作出回应。

“诉讼索赔的金额是9.99亿元,目前来看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上述公牛集团人士说,“未来的影响,因为现在没有出结果,我们没法评价。”

通领科技前台则回应表示,由于公司相应领导近日一直在南京出差,对有关情况并不了解。

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了解,若通领科技最终索赔成功,10亿元的赔偿将是近年来涉及专利侵权诉讼中最高的金额。

这一数额也几乎是公牛集团一整年的净利润。

财务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及2018年第一季度,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

此前,因为IPO排队期间出现专利诉讼导致企业最终上市失败的案例并不少见。今年1月29,信利光电IPO上会,但随后遭到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证监会发审委的否决,其中原因之一便是公司涉及的专利侵权诉讼问题。

2018年11月下旬,汇顶科技(603160.SH)在一份累计涉及诉讼的公告中即披露,公司因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将信利光电等三家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相关方停止有关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5000万元。

更早之前,包括苏州恒久、赛特新材、西点药业、乔丹体育以及方邦电子等公司,均因为专利问题折戟IPO。

“由于专利等知识产权等往往涉及企业的核心技术和竞争力,尤其对制造业企业而言,一旦在专利诉讼中败诉,往往意味着业务很可能无法开展,并进一步影响企业经营和业绩,在过去涉及这一块的也往往采取一票否决。”上文提及的北京中字头券商投行人士说。

科创板或重点关注专利

公牛集团最新遭遇的专利侵权诉讼,似乎也为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提了个醒。

根据上交所最新发布的科创板企业上市推荐指引,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企业,和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企业,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科技创新企业,将成为优先推荐的三类公司,这三类公司中一个共同点即是拥有大量的专属知识产权。

这意味着,如果后期有科创板企业在申请上市期间同样遭遇涉及专利等知识产权方面的诉讼,对公司的影响程度也许将比在主板或创业板上市的更大。

21世纪资本研究院了解到,虽然截至目前还未有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但对于申请企业的标准之一,或将囊括其研发投入占收入比、已授权专利个数等方面。

“对专利诉讼案例来看,选择在企业IPO阶段进行起诉的,一般是企业竞争对手或者专利持有人两类,前者出于业务竞争关系,可以通过起诉起到狙击上市的目的,后者则可能通过在敏感时期起诉,争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IPO过程中,由知识产权引发的问题企业数量占比,由2016年上半年的48%上升至2018年同期的78%,企业平均问题数量由2016上半年的2.7个上升到2018年同期的5.0个。同时,专利和商标问题分别占IPO企业知识产权问题的49%和27%。

另一方面,以目前的创业板为例,由于上市企业中科技创新型企业数量占比较高,创业板IPO企业平均每家涉及知识产权的问题为4.5个,高于沪市主板和深市中小板企业的3.8个。在涉及的企业行业分类方面,又主要包括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等知识产权密集型行业。

因此,对于科创板中如何规范知识产权的问题,也备受瞩目。

“目前来看,希望监管部门能够建立IPO企业提交独立知识产权报告制度,制定IPO企业知识产权报告的规范要求,独立系统阐述IPO企业知识产权状况和问题。”许峰律师说,“另一方面,也希望建设科创板企业第三方知识产权信披平台,实现上市公司知识产权信息的集中披露,并推动证监会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建立知识产权信披联合监管工作机制,确保信披的及时性,从而切实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原标题:公牛陷专利诉讼:被索赔9.99亿元几乎是整年净利润

和讯网消息3月4日,一场专利侵权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本以为普通的一次诉讼案却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那么,一场诉讼为什么引来如此多的关注呢?

答案有两点:

一、这可能是国内诉讼标的最高的专利侵权案。

据了解,诉讼发起方通领科技主张的赔偿金额高达10亿元。近几年来,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环境不断改善,知识产权相关的诉讼和赔偿金额逐年上升,根据相关公开信息,2018年专利权人涉及专利侵权诉讼的比例为2.1%,其中,“有赔偿”案件所占比例为71.1%,较上年上升9.3个百分点。其中,北京市的知识产权诉讼比2017年上升了55%,而另一个一线城市上海去年则出现了1500多万元的该市知识产权最高赔偿案例,相比之下,通领科技的10亿元索赔无异于天文数字。

二、被诉讼方公牛集团大名鼎鼎,而且正在奋力冲刺IPO。

这位实至名归的国内市场“插座一哥”2018年10月披露招股书,拟在上交所公开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此次发行的股份占发行后公牛集团总股本不低于10%,拟募资48.87亿元。按照此次募集资金的比例与金额,公牛集团整体估值或将逼近为500亿元。不过,公牛集团正面临毛利率下滑以及小米的巨大竞争压力,IPO之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据了解,通领科技认为公牛集团的产品使用了通领电器发明专利(专利号为ZL201010297882.4)、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为ZL201020681902.3),涉嫌侵权。

笔者查阅资料了解,江苏通领科技集团是一家受知识产权保护具有高新专利技术的外向型出口企业,公司坐落于“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电器之都”——浙江省乐清经济开发区专业生产漏电保护安全系列产品,畅销美国等北美地区市场。2004年起,以世界500强企业美国莱伏顿等为首的多家竞争对手为排挤通领科技进入美国市场,先后发起了五场专利权诉讼,通领科技历经6年、花费1.6亿元最终打赢了所有官司,保住了漏电保护产业对美国市场的唯一出口,并拿下了10%的美国市场份额。公司负责人陈伍胜任上海浙江商会副会长、浙江省电气行业副会长、浙江省企业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曾获得第二届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民营企业十大新闻人物、2010年度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经济年度人物。

成立于1995年的公牛电器,靠卖开关插座和转换器起家。小小插座,如今成了一门大生意。资料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1-3月,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公牛集团创始人阮立平复旦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慈溪市杰出企业家、先进工作者。80年代从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毕业的阮立平,在水电部杭州机械研究所捧着“铁饭碗”。但出生于商业气息浓厚的慈溪,一直也想着做生意。1995年,他辞去工作,贷款2万元,创办公牛电器公司。

一个是在海外市场冲锋陷阵、击败美方世界500强企业专利权诉讼的领军者,一个是在国内市场春分得意冲刺IPO的“插座一哥”,一场价值10亿的专利权诉讼已经拉开大幕,谁将胜出?这场诉讼对公牛的IPO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成为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的经典案例?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怡然HF122)

原标题:年收入90亿元的公牛集团申请上市插线板不好卖了?

作者:夏天

编辑:楚客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作为国内知名插座界的一哥,公牛集团也要上市了。

终于在排队7个月后,公牛集团的IPO进程有了新动向。5月23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公牛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公牛集团本次拟登陆上交所主板,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募集资金48.87亿元。

公牛集团差钱吗?其实一点都不差钱,2018年,公牛集团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90.65亿元、16.77亿元。那么,不差钱又为何选择上市呢?

另外,公牛集团的另一动作也引发业界关注,就是该公司在上市前突击分红,三年俩股东分掉32亿,而且重要的是,公牛集团算是家族企业,控股近100%,那么未来上市后,这样的企业上市后能否切实做到照顾公众股东的利益,结果不得而知。

插线板不好卖了?

看公牛集团这几年的业绩非常可观,2016年、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3.66亿元、72.40亿元和90.65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07亿元、12.85亿元及16.77亿元。

可以说,完全“不差钱”,那么,公牛集团为什么想要上市呢?

早在1995年,公牛集团的创始人阮立平就开始从事插座生产经营。彼时,插座企业大都是家庭作坊式生产。阮立平另辟蹊径,专门生产安全耐用的插座。经过多年的积累,公牛最终坐上行业头把交椅。

但是成为行业的巨无霸之后并非就高枕无忧了,在正规股票配资平台的插线板市场,公牛集团的市场占有率超过60%,然而仅靠插线板这一单一产品,已经不能够支撑整个公牛集团的发展了。

因此,在招股书中公牛集团也将投资目光聚焦在新业务方面,此次49亿元的募集资金中,按公牛集团的计划,12亿元将用于墙壁开关业务,10亿元将用于转换器自动化升级,7.43亿元用于LED照明,还有9.9亿元用于渠道建设及品牌推广等。

据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主营业务收入为转换器、墙壁开关插座、LED照明、数码配件及其他,2016-2018年主营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9.86%、99.79%、99.79%。


其中,在2018年,转换器的营业收入为48.47亿元,占总收入比重为53.59%。虽然占比还是很高,但有一个下降的趋势,从2016年的61.80%下降至2018年的53.59%。另外,战略重点业务墙壁开关插座在2018年为公牛创造了27.97亿元的收入,占营收的比重已经从2016年的29.96%上升至2018年的30.92%。

可以看出,借助这次募资,公牛集团或许打算调整自己的业务结构,将战略重点放在墙壁开关插座方面,调整核心业务。

实际上,调整业务结构或许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是,公牛集团看中的是墙壁开关插座的毛利率更高。2016到2018年,墙壁开关插座的毛利率分别为49.94%、49%和46.74%,而同时,转换器的毛利率仅为44.86%、33.37%和33.26%。

从目前来看,虽然转换器的毛利率在慢慢下降,但是目前仍然占据“半壁江山”。

肥水不流外人田?家族氛围浓厚

大多数人不知道公牛集团其实是个典型的家族式企业。具体来看,公牛集团的实控人阮立平、阮学平二人合计持有公司股权95.876%,二人的姐妹阮亚平、阮小平及阮幼平,通过凝晖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权0.754%。也就是说,在公牛集团的股权结构中,阮氏家族共持股97.15%,具有绝对的控制权。

按照这次公开发行募资额48.87亿元对应10%的股权来看,成功上市后,阮氏家族的控股权依旧高达87%。

除了股权结构具有强烈的家族基因外,在业务上,公牛集团和阮氏家族之间也存在着大量的关联交易。

利益往来复杂关联关系公司众多

据GPLP犀牛财经了解,2015年以来,与公牛集团存在关联关系的公司就有12家,其他关联方还有71家。这么多的关联方,一方面会增加投资风险,另一方面,也容易造成企业部分资金转移,或者利用关联交易进行活动。

据悉,公牛集团前五大客户中的杭牛五金由阮立平的妻弟潘晓敏及配偶控制,两人还控制着公牛集团的另一重要客户亮牛五金,2018年,这两家公司与公牛集团的关联交易数额达到7690.90万元。

蔡映峰(阮立平妻姐的配偶)女儿的公公于寿福个人与其控制的牛唯旺贸易,与公牛集团在2018年发生关联交易1677.56万元。

同时,公牛集团还向关联方进行采购,2017年向阮立平母亲陈菊英弟弟控制的圣保龙电器、陈菊英妹妹控制的高品塑料、阮立平姐妹控制的超润电器共采购商品数额达到3.88亿元,其中与超润电器的交易额为3.18亿元。

如此复杂的利益往来,上市后对于监管以及如何维护股东的权益都将产生一定难度。

闪电分红32亿元

公牛集团每年的净利润都不低,而大部分利润都通过分红的形式进了阮氏家族的口袋。

据GPLP犀牛财经发现,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50%;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4%;2017年,公司现金分红22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1.21%。3年累计分红32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6%以上。

其中,2017年公司净利润下降,却一口气分了22亿,是分红最多的一年。

现在看来,公牛集团可真是“未雨绸缪”。

专利诉讼缠身

人红是非多。今年3月7日,因涉嫌专利侵权,公牛集团被竞争对手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通领”)一纸告上了法庭。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4月28日,公司存在作为被告人的专利诉讼,其中与通领科技有关的诉讼涉及一项发明专利和一项实用新型专利,相关诉讼请求金额合计为9.99亿元,这一数额相当于公牛集团2015年全年的归属净利润。

将近10亿元的赔偿额,据说是我国专利诉讼纠纷案件中原告主张的最高索赔额,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对于公牛集团来说,在上市之前的这个节骨眼遭遇近10亿的专利诉讼,对上市工作是非常不利的,之前也有不少企业因诉讼缠身而折戟于上市之路。

总的来看,公牛集团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如果将来成功上市,需要关注的方面还有很多,比如能否规范关联交易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制图李开红

日前,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牛集团)披露招股说明书,冲刺A股。

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总资产38.92亿元,与其近3年净利润相当。净资产18.92亿元,相当于公司一年半的净利润。上市前3年股东累计分红32亿,上市计划募资48.87亿来兴建生产线。

“连续的高额分红涉嫌IPO前突击分红,有‘掏空’公司资产的嫌疑。”有投资者认为公牛集团上市“圈钱”的意图明显。成都商报记者为此致电公牛集团,截至发稿时电话无人应答。

3年分红32亿拟融资近50亿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平均每月净利润超过1亿元。

截至2018年3月31日,月赚上亿的公牛集团净资产仅有18.92亿元,总资产38.92亿元,在数额上相当于报告期的累计净利润。而就在上市前3年,公牛集团连续现金分红共计32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6%以上:

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50%;

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4%;

2017年,公司现金分红更是高达22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1.21%。

此次IPO,公牛集团计划募资48.87亿元兴建产线,扩充产能。

存货金额增长却称产能不足

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存货金额年年攀升。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3月末,公牛集团存货金额分别为3.9亿元、4.61亿元、9.63亿元和8.48亿元,存货逐年增加。存货周转率则从最高点的6.92次/年下降至5.89次/年,产品变现能力减弱。

招股书中提到,“由于产能受限,公司无线插座、插头等产品有较大比例委外生产”。

“从招股书看,目前公司已经面临存货大幅增加的风险。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规模快速增长,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904.71万元、9671.33万元和1.75亿元,存货压力明显。”一位投资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存货压力之下,公牛集团却声称产能不足,需要兴建生产线。并且,他们将大量现金用于投资理财,而不是将净利润投入再生产。

公司的投资活动现金支出的大头是银行理财、信托等投资支出,主要项目是银行理财产品和非保本浮动收益。截至2018年3月末,公司投资理财产品余额超过9亿元,与固定资产金额规模相当。

营收增幅超过60%净利润增幅不足30%

招股书显示,近3年间,公牛集团营收增幅超过60%,净利润增幅却不足30%,呈增收不增利态势。对于2017年净利润下滑8.6%,公牛集团表示,主要是受到毛利率下降的影响。报告期内,公牛集团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1.63%、45.21%、37.79%和34.98%,尤其是2017年以来下降明显。

公牛插座市场占有率已经连续十多年位列全国第一。公牛集团以转换器和插座业务起家,开启转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U**数码类产品上面,2014年涉水LED照明,这四大产品的技术壁垒都不算高。本次近50亿募资中,大部分将投入墙壁开关插座、转换器和LED灯的生产基地建设和升级建设。

分析人士认为,根据募投计划,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对简单,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以及城镇化的持续推进。随着我国房地产行业步入白银时代,上述产品可能面临整体增长停滞甚至下滑,销量增长前景堪忧。

经销商销售是公牛集团核心销售模式。报告期内,经销商销售收入占公牛总体收入的比重在80%以上。招股书显示,阮立平的妻子多次潘晓飞以个人名义向公牛集团的经销商提供借款,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合计借款约1.9亿元。公牛集团解释,借款缘由是公牛集团采取“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借款,让这些经销商保持业务的连续性。潘晓飞的个人借款行为获得了公牛集团及其子公司宁波公牛担保,2015年至2017年担保金额分别为6142万、5452.50万和4953万。

不过,公牛集团在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个人借款清单。

新闻观察

第三方回款或成上市阻碍

公牛集团还存在巨额第三方回款。

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公牛集团第三方回款占比分别为10.70%、10.20%、8.34%和3.08%,三年一期累计形成收入超过15亿元,数额巨大。公牛集团称,公司第三方回款主要是由于部分经销商基于付款操作方便等考虑,有时委托其亲属、员工等代为支付货款,即客户与付款方不一致。

秉越资本相关负责人指出,“第三方付款不能碰!而它又往往是IPO企业容易触碰的雷区。”第三方回款是指采购方与付款方不一致,付款方是购销双方之外的第三方。“如果是规范的会计财务会计流程,采购方与付款方必须为同一人,才能确认收入。第三方回款是一种极其不规范的财务处理方式,也是IPO核查和财务审计的重点。”

近两年,浙江三锋实业、仲景大厨房、上海步科自动化、四川天邑康和等四家公司就因第三方回款占比太高被否决IPO申请。泰禾光电、尚品宅配、杰克股份存在第三方支付且已过会。发审委审核意见均要求“请发行人代表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的销售通过第三方回款的原因、具体情况,是否建立相关内控制度并有效运行”;“请保荐代表人说明对前述事项的核查情况,并对涉及第三方回款的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发表核查意见”。

对于第三方回款是否会影响公牛集团过会,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还要看监管的态度。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吴丹若

原标题:一边巨额分红一边上市融资

今日(3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第三方平台天眼查查询到,近期正在筹划IPO的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牛集团)因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遭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起诉,涉及巨额索赔。

就此,记者今日下午致电公牛集团证券部,相关工作人员确认了诉讼情况,并表示,2018年12月公司就接到南京市中院的消息,诉讼涉及与插座保护门相关的专利侵权问题,目前律师已在积极处理。本次系列诉讼,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要求赔偿共计9.99亿元。该工作人员还表示,目前公司正在应诉中,已有部分案件开庭,案件结果尚未公布,相关情况以法院方面的公告为主,后续新的进展会在官网公布。

公牛集团方面表示,公司对知识产权非常重视,截至2018年12月31日,总共拥有600多项专利。至于本次纠纷起因,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其并不清楚,称可向江苏通领科技有限公司咨询。

记者查询发现,最近一起相关诉讼案将于3月8日开庭。

原标题:公牛集团上市幕后:曾涉小贷业务泥潭高瓴资本踩点入局?

浙江,慈溪。

这是公牛集团总部所在地。9月末,其IPO的消息再度更新。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证监会官网显示,公牛集团已经递交IPO申请书,拟发行不超过6000万股股份,发行后公司总股本不超过6亿股,拟募集资金接近50亿元。

50亿,相当于公牛集团4年净利润。根据招股书披露,这些资金将投入到生产和渠道建设及品牌推广中去。

高额募资扩产背后,公牛集团的库存却连续走高。

1

2017年12月,公牛集团完成股份制改制。此时,距离保荐券商对其进行上市辅导,距离只有两个月。

【天基君】注意到,就在企业改制的同时,公牛集团两位创始人对外进行了股权转让。其中,高瓴道盈以8亿元入股,获得公牛2.235%的出资比例。浙江宁波当地的两家投资机构,亦在同一时间入局。

公开资料显示,高瓴道盈设立的时间是在2017年8月,由珠海高瓴天成二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后者设立于2017年2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

此外,从出资比例来看,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占据高瓴道盈出资比例的99.999%,穿透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的股权结构,不只有高瓴资本,还有兴业基金、正规股票配资平台太保、国美集团、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等21个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公牛集团也是高瓴道盈设立以来,唯一入局的拟上市公司。根据入股时的成本价格测算,彼时公牛集团的估值高达358亿元。

按总计48.86亿元募资总额、发行6000万新股简单测算,成功IPO的一刻,高瓴资本浮盈约为3亿元。

2

相比之下,公牛集团的两位创始人,将迎来财富盛宴。

招股书显示,上市前,通过良机实业间接持股和直接持股,创始人阮立平、阮学平兄弟持有公牛集团95.876%的股份,兄弟二人各占一半的份额,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若上市成功发行6000万股新股,阮立平、阮学平两兄弟持股比例将降至86%。按48.86亿元的募资额测算,两兄弟的身家将超400亿。

在经营上,公牛集团的业绩令人咋舌。财务数据显示,公牛集团2018年1-3月的营业收入为20.49亿元,净利润为3.21亿元,平均每个月净赚超过1亿元。

2015年至2017年,营收从44.5亿元增至72.4亿元,增幅超过60%;净利润则从10亿元增至12.85亿元,增幅不足30%。

这里面,三大费用的影响不足小觑。2015年至2017年,公牛集团管理费用从1.76亿元飙升至3.6亿元、销售费用则由4.56亿元上涨至6.8亿元,涨幅分别高达105%、50%,超过净利润的上涨速度。

在净利润增速不敌营收增速背后,公牛集团的库存也在大比例攀升。【天基君】发现,2015年,公牛集团库存金额3.9亿元,而到了2017年,其库存金额高达9.6亿元,涨幅接近150%。

真实的情况可能更糟糕。招股书显示,经销商销售是公牛集团核心销售模式。数据显示,报告期间,经销销售收入占公牛总体收入的比重在80%以上。

2015年至2017年,公牛集团实控人之一阮立平的妻子潘晓飞,多年来一直向公牛经销商提供高达数千万元的借款。仅在2017年,新增的经销商借款本金即高达9500万元,用以向公牛集团采购。

3

主营业务之外,小贷曾是公牛集团的副业之一。

2012年,公牛集团出资9000万元投资浙江慈溪金芒果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30%。

此后的数年间,金芒果小贷多次减资,注册资本从初始的3亿元降至8000万元。对应地,公牛集团的出资也降至2400万元。

2017年8月,公牛集团将持有的金芒果小贷股权,全部转让给控股股东良机实业。招股书显示,公牛集团实际控制人之一的阮立平担任金芒果小贷董事长。

【天基君】查询发现,截至2018年8月,金芒果小贷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241起,其中185起是借款合同纠纷,多起纠纷涉及金额超过100万元。

在宁波当地的19楼论坛上,天基君发现,一篇2014年4月发布的帖文控诉金芒果小贷恶意缩贷收贷,多次欺骗,以致闹出人命。彼时,公牛集团正是金芒果小贷的大股东之一。

2017年8月,公牛集团将持有的金芒果小贷30%股权,按出资额2400万元,平价转让予良机实业,从小贷的泥潭中抽身。(内容来源:天基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日前,公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牛集团)披露招股说明书冲刺A股。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公牛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4.59亿元、53.66亿元、72.4亿元和20.4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14.07亿元、12.85亿元和3.21亿元,平均每月净利润超过1亿元。

这样一只现金奶牛,近年来却热衷于投资理财,而不是将净利润投入再生产,还出现了增收不增利、存货上升、经销商频繁且大量借款等情况。

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3月31日,月赚上亿的公牛集团净资产仅有18.92亿元,总资产38.92亿元,在数额上等同于报告期的累计净利润。而就在上市前3年,公牛集团连续大手笔现金分红共计32亿元,占公司3年累计归母净利润的86%以上:

2015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50%;

2016年,公司现金分红5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34%;

2017年,公司现金分红更是高达22亿元,占当年归母净利润的171.21%。

“从招股书看,目前公司已经面临存货大幅增加的风险。报告期内公司存货规模快速增长,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6904.71万元、9671.33万元和1.75亿元,存货压力明显,”一位投资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连续的高额分红涉嫌IPO前突击分红,有‘掏空’公司资产的嫌疑。”部分投资者认为公牛集团上市“圈钱”的意图明显。

一边给股东分红一边上市融资是何道理?记者致电公牛集团,截至发稿电话仍无人应答。

存货增长却称产能不足,大量现金用于投资理财

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金额年年攀升。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3月末,公牛集团存货金额分别为3.9亿元、4.61亿元、9.63亿元和8.48亿元,存货逐年增加。存货周转率则从最高点的6.92次/年下降至5.89次/年,产品变现能力减弱。

招股书中提到,“由于产能受限,公司无线插座、插头等产品有较大比例委外生产”。此次IPO计划募资48.87亿元来兴建产线,扩充产能。

尽管公牛集团声称产能不足,近几年却将大量现金用于投资理财,而不是将净利润投入再生产。

公司的投资活动现金支出的大头是银行理财、信托等投资支出,主要项目是银行理财产品和风险不小的非保本浮动收益。截至2018年3月末,公司投资理财产品余额超过9亿元,与固定资产金额规模相当。

增收不增利,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增长前景堪忧

招股书显示,近3年间,公牛集团营收增幅超过60%,净利润增幅却不足30%,呈增收不增利态势。对于2017年净利润下滑8.6%,公牛集团表示,主要是受到毛利率下降的影响。报告期内,公牛集团主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1.63%、45.21%、37.79%和34.98%,尤其是2017年以来下降明显。

公牛插座市场占有率已经连续十多年位列全国第一,国内销量基本触及天花板。拓展国外市场成为了企业的必经之路。2001年子公司班门电器成立,开展境外OEM业务;2015年公司开始在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部署渠道体系,销售自主品牌产品。

不过海外业务至今仍未取得突破,难以打开市场。招股书显示,2017年公牛电器海外年销售收入仅1.61亿元,不到主营业务收入的1%。班门电器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

公牛集团以转换器和插座业务起家,开启转型后将目光转移到了U**数码类产品上面,2014年涉水LED照明,这四大产品的技术壁垒都不算高。本次近50亿募资中,大部分将投入墙壁开关插座、转换器和LED灯的生产基地建设和升级建设。

分析人士认为,根据募投计划,公司的盈利能力相对简单,高度依赖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以及城镇化的持续推进。随着我国房地产行业步入白银时代,上述产品可能面临整体增长停滞甚至下滑,销量增长前景堪忧。

老板娘多年持续借款数千万元给经销商买货

公牛IPO节点涉10亿诉讼两实控人3年分红33亿元!

经销商销售是公牛集团核心销售模式。报告期内,经销商销售收入占公牛总体收入的比重在80%以上。

招股书显示,阮立平的妻子潘晓飞多次以个人名义向公牛集团的经销商提供借款,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合计借款约1.90亿元。2015年至2017年各期末借款余额分别为6342万元、6222.50万元和5783万元。自2017年起,潘晓飞逐步收回对经销商的个人借款,且2018年未再发生新增借款。截止2018年第一季度,潘晓飞向公牛集团经销商的借款余额为619.45万元。而同期期应收利息余额为227.58万元、217.58万元、226.17万元和36.95万元。

公牛集团解释,借款缘由是公牛集团采取“先款后货”的结算方式,部分经销商因资金周转困难暂无法预付货款,以至于会影响到业务开展,公司实控人之一阮立平之妻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借款,让这些经销商保持业务的连续性。

潘晓飞的个人借款行为获得了公牛集团及其子公司宁波公牛担保,2015年至2017年担保金额分别为6142万元、5452.50万元和4953万元。

不过公牛集团在招股书中并没有披露潘晓飞向经销商提供个人借款清单。截止目前,尚有黄冈地区经销商胡昌杰因与公司停止合作,将借款本金及利息共计43.99万元的债务转移给该地新经销商,与潘晓飞之间的相关债务暂未结清。

巨额第三方回款成上市阻碍

公牛集团还存在第三方回款。2015年至2018年第一季度,公牛集团第三方回款占比分别为10.70%、10.20%、8.34%和3.08%,三年一期累计形成收入超过15亿元,数额巨大。公牛集团称,公司第三方回款主要是由于部分经销商基于付款操作方便等考虑,有时委托其亲属、员工等代为支付货款,即客户与付款方不一致。

秉越资本相关负责人明确指出,“第三方付款不能碰!而它又往往是IPO企业容易触碰的雷区。”第三方回款是指采购方与付款方不一致,付款方是购销双方之外的第三方。“如果是规范的会计财务会计流程,采购方与付款方必须为同一人,才能确认收入。第三方回款是一种极其不规范的财务处理方式,也是IPO核查和财务审计的重点。”

近两年,浙江三锋实业、仲景大厨房、上海步科自动化、四川天邑康和等四家公司就因第三方回款占比太高被否决IPO申请。泰禾光电、尚品宅配、杰克股份存在第三方支付且已过会。发审委审核意见均要求“请发行人代表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发行人的销售通过第三方回款的原因、具体情况,是否建立相关内控制度并有效运行”;“请保荐代表人说明对前述事项的核查情况,并对涉及第三方回款的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发表核查意见”。

对于第三方回款是否会影响公牛集团过会,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还要看监管的态度。

策划|成都商报经济新闻部

撰文|成都商报记者吴丹若

成都商报经济新闻部出品

【正规配资平台】股票配资行业规模最大、平台最正规、注册资金18亿美元,我们是唯一正规配资官网公司,为您打造安全、快速的股票配资平台。 广告联系qq:2714838293